第575章:月盈则亏

最新网址:

他确实病得严重,落下了病根。

不过有时候,人们只会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一切。

并且对自己的判断深信不疑。

从而忽略许多事。

虞老夫人一听,就松了一口气:“咋不好好在府里养着?”

她倒没怀疑这话的真实性,镇国侯府不可能拿宋明昭的身体开玩笑,若宋明昭真病的严重,也不可能让他出来走动。

宋明昭解释:“也是京里头诸事繁杂,倒不如宝宁寺里清净,干脆就上了宝宁寺静养,慧通大师也是医术了得,家里自然放心,待三个月之后,朝廷重新开科取仕,这身体估摸着,也养得差不多了。”

后面的话,他就没说了。

虞老夫人却明白,宋明昭三个月后会重新参加科举,是表明了,他的身体确实没有大碍,也透出他并没有被此次的牢狱之为打垮的意思。

只待三个月之后,属于他的荣耀,他会重新拿回来,绝不会让自己,染上半点污名。

虞老夫人欣慰不已,觉得自己没有看错人:“你今年也才十七八岁,正值气盛血旺的年龄,只要多保重些身子,哪有什么病是养不好的。”

瞧着病得不轻,不过还能出来走动,大抵精心些,还是能养好的,令怀初入虞府时,那样病弱的身子,养了几年也是眼见着好了许多。

心里放心了许多,脸上也就有了笑容。

宋明昭颔首:“虞祖母说得是。”

虞老夫人又想到,科考舞弊的案子,虽然告一段落,但京里仍有不少流言,宋明昭大抵也是因此,才会上宝宁寺静养。

于是,她又安抚道:“子贡曰:《诗》云,如切如磋!如琢如磨,其斯之谓与,也就说一个人的品性、文采、修养、才德等,要像对待骨、角、象牙、玉石一样,切磋它,琢磨它,所以啊,人生走的每一步路,都不会白走,你少年天才,年少得志,这虽然也是好事,但月盈则亏,水满则溢,现在所经历、承受的苦楚,都是人生的磨砺。”

宋明昭认真听着,态度很是恭敬。

虞老夫人话锋一转,就道:“我那侄孙令怀,初入府那日,窈窈就宽慰表哥说,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,饿其体肤,空乏其身,行拂乱其所为,所以动心忍性,曾益其所不能,”提到了这事儿事,她脸上就露了笑意:“当时,她连文章都背不全,闹了个大红脸。”

听老夫人提了虞幼窈,宋明昭不觉又侧了耳朵:“家中三妹妹说,窈姑娘现下,已经成了叶女先生的得意门生。”

虞老夫人笑意不减:“是她表哥的得意门生还差不多。”

叶女先生确实也教了窈窈不少,可窈窈学得太快,叶女先生要兼顾家里其他姐儿,就不能一门心思地教导窈窈一个,唯恐耽误了窈窈,早就没让窈窈再去家学上课,只说有不懂的,可以私底下寻她。

府里都知道,窈窈是表哥教出来的。

提了周令怀,宋明昭不觉就垂下了眼睛,瞧了手腕上的长生结:“虞祖母,六年前沐佛节那日,我在许愿菩提处散心,险些被一个逃犯伤性命,意识模糊间,听到有人喊了一声父亲,惊走了逃犯,这才保下了性命。”

虞老夫人眼皮一跳,就想到了六年前。

也是沐佛节这日,窈窈还不满六岁,因为和虞兼葭发生了几句口角,就自己跑出去,没了人影。

听说有贼人入寺伤人,可把她吓得,险些连魂儿也没有,到处也没找见人,还是寺里的僧人,将摔得头破血流的孙女儿送回了厢房。

当时想着,窈窈是丧妇长女,叫贼人冲撞这事传了出去,对窈窈名声不好,就打点了寺里知情的僧人,还敲打了身边几个人。

因遮掩得好,就连杨氏母女也只当虞幼窈只是贪玩,摔伤了脑袋。

事后,孙女儿受了惊吓,发了一晚高烧。

第二天醒来,就不太记得这事了。

没想到,那个叫逃犯伤了的人,竟然是宋明昭,可听宋明昭的意思,惊走了逃犯的人,有可能是窈窈?!

虞老夫人连血液都凝固了。

万万没有想到,六年前,孙女儿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,已经在鬼门关里走了一遭?

听说那个逃犯,杀人如麻,手里沾了几十条人命,若宋明昭所言非虚,也就难怪窈窈醒来后,因为惊吓过度,不记得这事了。

窈窈那时才几岁?

见到逃犯伤人的一幕,怎么可能会不害怕?

虞老夫人心里发颤,却不动声色地喝茶:“倒是没听你祖母提过这事。”

宋明昭不着痕迹地,将虞老夫人的反应看在眼里,有些失望:“也是因事关重大,家里就瞒着这事,并没有声张,但我始终记下了这份救命恩情,多年来一直都在探查此事。”

滴水之恩,当涌泉之报,宋明昭记着救命之恩,也是理所当然,虞老夫人了然地点头,仍然没作任何表示。

宋明昭只好道:“我知道,虞祖母每年沐佛节,都要带窈姑娘上宝宁寺为谢大夫人添香油,这两年来,也查了一些蛛丝马迹。”

虞老夫人做事滴水不漏,宝宁寺里的僧人,对此事更是三缄禁口,他当时神智不清,只能听到是女孩的声音,却听得并不太真切,无法推断具体年岁。

沐佛节这日,寺里香客众多,大家对贼人的事,也都讳莫如深,提也不愿提及,生怕扯上了关系。

许多事就无从查起。

会注意到虞幼窈,也是三年前沐佛节那日,偶然在许愿菩提处,碰见了虞幼窈,随口问了寺里的僧人,是哪家的姑娘。

洒扫的僧人竟然认得虞幼窈。

查了两年多,其实并没有查出什么。

是有一次,偶然从祖母嘴里听说了,谢大夫人临终前,为虞幼窈打造了十五个长命锁,其中有一个是一红一黄两条锦鱼样的。

他这才怀疑上了虞幼窈。

虞老夫人一阵恍然,如此一来,宋明昭突然就中意窈窈,这两年,经常出入虞府,也就有了解释。

没有无缘无故的殷勤,有了前因后果,也让人更放心一些。

上一章
下一章
目录
换源
设置
夜间
日间
报错
章节目录
换源阅读
章节报错

点击弹出菜单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声
女声
逍遥
软萌
开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