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李归尘

龙国,武当山,紫霄宫外。

“道长道长,请问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轻功吗?”

“世上哪有什么轻功,那都是电视剧瞎扯的,你们要相信科学。”

言罢,仙风道骨的年轻道人无奈的摇了摇头,纵身从三十米高的山崖一跃而下,回家吃饭去了,只留下一群拿着长枪短炮的记者在风中凌乱。

清明时节雨纷纷。

距离紫霄宫大约两三公里外的另一座山头之上,美女主播苏苏怀揣着手机,外接摄像头藏在胸口,正气喘吁吁的看着眼前这座破旧的道观。

青云观?

不是紫霄宫吗?

莫非自己爬错山了?

回头看了一眼自己身后的山路,山路崎岖,一来一回至少要两三个时,若是她此刻下山,估计今很难再爬上紫霄宫了。

“青云观?什么鬼?”

“我们还等着见识见识传中的轻功道长呢,现在什么情况?”

“我裤子都脱了,你就给我看这个?”

“我靠,主播该不会迷路了吧。”

“没意思,走了走了。”

“走了,真是浪费时间。”

“苏姐,看看熊。”

“滚!”

看着直播间里滚动的弹幕,苏苏皱了皱眉,最终还是上前推开了道观的大门。

道观不大,但却出奇的整洁,推开大门,映入眼帘的便是主殿,大殿之上用瘦金体写了四个大字,“斋庄中正”。

在大殿的门口立着一尊香鼎,不时有香烟袅袅升起,闻之使人心旷神怡。

大殿旁边有一口枯井,看上去应该有年头了。

井后则是一片竹林,一扇锈迹斑斑的铁栅栏门藏匿于竹林之内,门被一把大锁锁着,透过栅栏门能够看到后面有一排瓦房,瓦房前摆满了生活用品,看样子应该是供这里的道士居住的。

苏苏在道观里转了一圈,别人了,连个活物都没找到。

眼看自己直播间的人气不断下跌,她仿佛一只泄气的皮球一般,垂头丧气的向着道观大门走去。

看来今注定没什么收获了。

然而正当她打算离开的时候,道观的大门再次被推开,一个叼着肉包子,单手捧书的年轻道人从门口走了进来,身后还背了一个破旧的箩筐,整个人看上去像是刚从《聊斋》里走出来的一样。

似乎是看书看入迷了,他一时间竟没有发现苏苏的存在。

苏苏也没有直接上前打招呼,而是眯着眼睛上下打量着对方:

看上去二十出头的年纪,身材偏瘦,一身漂洗的有些发白的灰蓝色道袍,专心致志看书的模样颇有点帅。

看样子应该是个书呆子。

她第一时间给出了自己的评价。

对于这种对手,身经百战的女主播有信心在一个回合之内将他拿下。

伸手将自己的低胸衬衫再次拉低几分,苏苏走到年轻道人身前,整个人几乎要贴在对方的身上,故意腻着声音道:“哥哥,请问你会不会轻功啊?”

年轻道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的险些滑到,他猛的倒退了两步,这才发现自己的道观不知何时竟然来了访客。

那个

自己藏在香案下的那一百块私房钱,应该还在吧。

四目相撞,年轻道人漆黑如墨一般的眸子瞥向苏苏的眼睛,有那么一瞬间,苏苏仿佛从对方的眼神里看见了一道光,透过她的眼睛,直射心底,竟惹得她不由自主的芳心乱颤。

然而也仅仅是一瞬间而已。

年轻道人眼中的光芒稍纵即逝,一双眼睛平平无奇,和之前判若两人,哪里还有半分摄人心魄的样子。

错觉吗?

苏苏眨了眨眼睛,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看错了。

再次看向面前这个年轻的道人,发现对方虽然颜值超出了自己的预期,但最多也就是一点帅而已,完全无法让自己心动。

也不知刚刚那种感觉究竟从何而来。

强烈的落差感让她心中泛起了一股无名之火。

然而她不知道的是,在他观察那个年轻道人的同时,那个年轻道人也在打量着她。

粉底很厚,鼻子明显整过,一双眼睫毛及其夸张的向外翻着,一看就是假的,还有美瞳

标准的网红脸。

然而这都不是年轻道人关心的,他更在意刚才一瞬间看到的景象。

“你要死了。”

年轻道人下意识的开口,然而话音刚落他便后悔了,恨不得给自己两个嘴巴。

哎,咋就管不住自己这张嘴呢!

果然,面前这个女人突然变脸,之前还笑吟吟的脸上瞬间露出几分怒气。

她双目圆睁,脸上的粉底因为表情的骤然变化而大块的掉落下来,一脸愤怒的指着年轻道人的鼻子,质问道:“你谁要死了?”

“不好意思,我看书看入迷了,刚刚是自言自语呢。”年轻道人连忙道歉。

“你当我是傻子吗?你明明是在咒我死,你们青云观就是这么对待香客的吗?”苏苏依旧不依不饶。

“那个实在抱歉。”

年轻道人挠了挠头,似乎想到了什么,从怀里掏出了一个被叠成三角形的黄纸,递到苏苏面前。

“这是贫道师父留给贫道的驱邪符,随身携带可避百邪,现在将它送给女施主,算作赔罪。”

满脸怒气的女主播猛的一抬手,狠狠的打在年轻道人伸过来的手上,将他手里那张黄纸打落在地。

“你什么身份,我什么身份,我会要你一张破纸?简直笑死,我告诉你,这件事没完,去把你们观主叫来,我到要看看什么样的人能教出你这样随便咒别人死的垃圾。”

“那个实不相瞒,贫道就是青云观的观主。”

年轻道人一脸尴尬。

“就你?你多大?”

苏苏眨了眨眼睛,质问道。

“不敢瞒女施主,贫道今年二十有三。”年轻道人恭敬的回答。

“二十三岁就能当道观观主?你特么耍老娘是吧,行,你不找是吧,那别怪我去景区投诉你”

任由对方破口大骂,年轻道人只是微笑还礼,一个劲的道歉。

也不知过了多久,似乎是骂累了,苏苏扯过年轻道人脖子上的工作证,掏出手机拍了一张照片。

“你道号叫李归尘是吧,你等着吧,我现在就去景区服务中心投诉你。”

完便转身离开了青云观。

不知何时开始,上下起了蒙蒙细雨,原本就有些泥泞的山道此刻更是湿滑无比。

苏苏一边走,一边摘掉外接摄像头,举着手机对着自己的直播间洋洋得意的道:“家人们看到了吗,做人就是不能太软弱,别人骂你们,你们一定要怼回去,刚刚那个死牛鼻子居然敢咒我死,结果被我骂的狗血喷头,连嘴都不敢还,你看他那副怂样,真是笑死我了。”

因为那个道号叫做李归尘的道人的出现,让她直播间的人气有所回升,密密麻麻的弹幕瞬间遮住了整个屏幕:

“苏姐霸气!”

“苏姐威武!”

“兄弟们看到了吗,这就是我喜欢苏姐的理由。”

“刚刚那个臭道人给苏姐道歉的样子简直和一条狗一样。”

“道歉有用的话,还要警察干什么?”

“他以为他是谁?麻衣神算吗?”

“这事不能就这么完了,苏姐,咱们去景区投诉他。”

“苏姐,看看熊。”

“滚!”

“”

看着满屏的弹幕,苏苏咧了咧嘴,回头瞥了一眼身后的青云观。

她今来此本是打算探访最近超火的武当轻功道长,没想到自己爬错了山,连道长的面都没见着,直播间的人气也因此疯狂的下降。

不过,好在遇到了那个叫李归尘的道人。

从某些方面来,她是应该感谢李归尘的,至少对方拯救了她直播间的人气。

盯着手机屏幕,苏苏乐呵呵的道:“家人们,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,咱们一起去景区管理处投”

然而她的话音未落,就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背后猛的推了她一把,脚下一滑,整个人直接从山上摔了下去。

“啊”

听到门外的尖叫声,李归尘轻叹了一声,弯腰捡起了地上的黄纸符,轻轻擦拭掉上面的泥水后,将它放入怀中,再次捧起手中的书,皱眉看了起来。

这本《钟吕传道集》果然是出了名难懂的道家典籍,真的很难弄懂啊!

拜托你们相信科学啊
上一章
下一章
目录
换源
设置
夜间
日间
报错
章节目录
换源阅读
章节报错

点击弹出菜单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声
女声
逍遥
软萌
开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