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33、我是余欢水,我是个好人

最新网址:

“嗯,我穿越了,我成了余欢水那个怂包?!”

看着镜子里那个亚健康苍白脸的模样,何雨柱长叹一声,这系统咋老跟自己的盛世美颜过不去呢,就不能让自己身穿。

四合院里,做了两年老何冰;

来到余欢水,又是挫男郭京回。

还有没有天理,还有没有法律!哪怕是他的连襟二代包青天也好啊,也算是有我本身相貌之万一了。

“错觉,一定是错觉,以老子的绝世容颜,对整个世界都带有深深的冲击,系统是不可能抹去的。这一定是梦,没错,就是梦!我得验证一下。”

何雨柱看了看自己的手臂大腿,不舍得捏,太痛了。就扫了扫旁边睡着的甘虹……

“啊痛……”

甘虹从沉睡中醒来,冲着何雨柱就是大喝,“余欢水,你是不是有病,大清早的你不睡觉发什么神经?还有,谁给你胆子让你碰我的,经过我允许了么?”

她瞧了一眼那里,总觉得被余欢水摸过的地方有点脏,就要去拿毛巾擦擦。

现在的余欢水,在她的眼中早就成了鼻涕、窝囊废、……男,被他碰了一下都能引起甘虹身体上的不适。

“谁给我的胆子碰你?”

何雨柱被气笑了,啥时候老公跟老婆亲热一下需要报备批准了?这是什么狗屁道理!

他这还是第一次直观的体会到余欢水在家庭中的地位,那就是没地位。

“恭喜你激活神级选择系统,甘虹拒绝履行夫妻义务,你有两个选择:

一、跟甘虹认错,跪地唱征服,奖励绿帽子一顶,保暖;

二、用男人的方式告诉眼前的女人,你特么是个爷们。奖励宿主本身身体属性和各种技能。”

“什么,哥的金手指又变了,成了神级选择系统,娘的,系统你真会玩哈。还有,什么叫奖励宿主本身身体属性和各种技能?你那是奖励么,那本来就是我的!”

何雨柱腹诽着,想都没想就选择了二。

抓住往洗手间走的甘虹,一把将她一百遍啊一百遍,嗷呜……

这一运动何雨柱发现自己骂错系统了,人家还挺人性化的,提前就将余欢水的身体换成了自己本身的,体质力量和速度都和现实中没有两样,只是一张脸还是余欢水的。

要不然以余欢水那个虚弱的身体,根本就强迫不了甘虹的挣扎。反过来说,以何雨柱的身体素质,甘虹根本就没有挣扎的余地。

而且,她也不想挣扎了。

声音也从不要,变成了声音轻点,不要吵醒了孩子。

这不怪她,实在是何雨柱的身体太具有这个年代缺少的男人的阳刚气息了,尤其是他还有八块腹肌。

甘虹痛并快乐着……

不过,对于这个女人,何雨柱一点儿都不怜惜,她活该。

看过电视剧的都知道,这个女人从嫁给余欢水目的就不单纯。

她跟何智鹏是初恋情人,因为何智鹏没出息,家里人反对,就顺势嫁给了余欢水,因为那时的余欢水很能干会赚钱,是宏强电缆的销售冠军。

也就是说,一开始她选择余欢水就不是因为爱,而是因为钱。

等到余欢水出了车祸,变得懦弱窝囊之后,更是变着法子的羞辱他,连夫妻义务都不愿意尽。这还罢了,问题是正版的老公你不愿满足,偏偏跑的去跟初恋玩车~震,给老公戴绿帽子。

这事就太恶心了。

不爱请不要伤害,你可以离开,可以离婚,离婚了你怎么搞都行,但是一天还没离婚,你就得尽一天的义务,你就不能跟外面的男人胡来。

这是原则问题。

还有一个深思极恐的问题就是,余晨,到底是不是余欢水的种。

余欢水住院后,看到电视上他被奖励100万,妻子甘虹带着孩子去找了他,简单的表述关切后,甘虹开始打探余欢水的钱如何打算。

但是甘虹接着解释说:我可以对你保证,这个人一定会对余晨好的。

余欢水不可思议的反问:这个事情你怎么保证,余晨是我的儿子,他是个陌生男人,他跟你在一起,如果你们有感情的话,你们以后也会生孩子,他怎么可能会对我的儿子好呢?

注意这个时候甘虹说了什么:他一定会对我们的儿子好的,因为我了解他。

这个‘一定’,甘虹说话的时候是咬着牙的,面目表情也很诡异,所以何雨柱看电视时就猜测余晨很可能不是余欢水的种,而是她和何智鹏生的。

接盘侠!

老婆给别人玩,还给别人养孩子,甚至连死亡前最后一点赔偿都要拿去养这个野种,还有比这对男人更大的羞辱么。

反正当时何雨柱看的时候,要不是乐青菱拦着,那台长虹电视机早被他砸了。

不过,被乐青菱砸了。

诸多种种,让何雨柱看待身下这个娇喘的漂亮女人就像看一条美人蛇一般,瞬间就没了兴趣,提上裤子就走。

就只剩下甘虹一个人从巅峰中滑落,招了招手,终究是没有喊何雨柱回来。

算了,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吧。

何雨柱洗完澡,头上的电钻又嗡嗡嗡的响了起来,搞的他一脸烦躁,怎么这世界到处都是曲筱绡。

(楼上大金链子每天早上六点开始装修,严重打扰你的睡眠,是否予以惩戒?

一,是。奖励幸运剧情一份:扶老奶奶过马路。

二,否。奖励忍者神龟套装一份。)

“扶老奶奶过马路一次,这是什么鬼?我特么现在兜里就一百多快钢镚,哪玩的起这种高消费游戏啊!”

何雨柱感叹,我太难了。

打开工具箱,左挑右选,拿了一个大铁锤就往楼上施工的住户家闯去,一边走还一边拿着手机打电话。

“什么马华,你家楼上的从早六点装修到晚十点,你跟他们讲,他们还不理你?你傻呀,道理讲不通那就给他来通狠的呀。”

“啥,你不懂?你个王八羔子,除了炒菜,你还懂个毛!算了算了,谁叫我是你师傅,今儿我就教你一招,镇关西楼上穷装修,鲁提辖提捶砸大门。你看清楚了!”

何雨柱将手机照相机对准了大金链子家的大门,右手提起铁锤,猛地砸去。

“一锤八十,一锤四十……”

他的力气极大,又拿的是大铁锤,轰隆几声,震得大金链子的铁门没几下就不成样子,很快就惊动了早就在听的大金链子。

“王八蛋,你敢砸我家的门,我跟你……”

大金链子眼睛都充血了,抄起旁边的搬砖就要给何雨柱好看。

哪里知道,何雨柱根本就好像没看到他的样子,对着手机大喊,“什么,你砸了他的门,他跟你拼命?我说你马华,老子怎么就收了你这么个怂包徒弟,他打你,你干他呀!干的他妈都认不出来。”

“就像这样!”

何雨柱提起手中的锤子,猛的砸在一堵墙上。

轰隆!

这堵墙就被他一锤子砸出一个硕大的窟窿,然后又多米诺骨牌一样哗啦啦的倒下。

这堵刚刚被泥瓦匠砌好没几天的墙竟然被何雨柱随手一锤捶倒了,这是什么神力呀!

大金链子看的眼珠子都快要跳出来了,突然间就觉得拿着的搬砖有些烫手,正要想扔的时候,忽然发现何雨柱转过头来,朝自己露出了和煦的微笑。

“对了这位大哥,你刚才好像找我有事?”

何雨柱知道这人就是屡教不改态度蛮横的住户,但还是打算以理服人,不要动手,是以,脸上的笑容愈发的灿烂了。

“没没……大哥,吃巧克力吗?”

大金链子感觉自己脸上的笑容都僵了,手忙脚乱的拿出一块士力架来。

“谢了,巧克力就不吃了,咱从小就喜欢敬酒不吃吃罚酒。”何雨柱继续笑眯眯的,随手一锤又把另一堵墙捶倒了,笑着道:

“对了,大哥,一看你就是个道上的人,问你个事哈,我有个徒弟冒了套房子还没入住多久,就天天早上都被楼上的装修炒的睡不着觉,连夫妻运动都减少了,你觉得过不过分,合不合理?”

大金链子被何雨柱似笑非笑的面容吓了一跳,连忙道:“不合理不合理,非常的过分。”

“那你觉得我教我徒弟,既然道理讲不通了,那就有事没事去楼上溜达一下,往他们家的水泥里撒泡尿倒点水,下水道管理钻个孔,埋好的电线撒点火药粉之类的没错吧?”

“这,这个……”

大金链子头冒冷汗,心头大骂,你这样的还算读书人么,太歹毒了吧。

“嗯,大哥,老子问你话呢,你不想回答么?”

何雨柱一脚踢飞一块板砖,然后眼睛又看向另外一堵墙,“我徒弟马华担心这样做人家会报警,我就告诉他说,怕什么,他报警你就最多发点钱而已。罚完了你就继续干,或者直接那一把刀把他捅死算球。”

“这世道就是这样,狠的怕愣的,愣的怕不要命的,只要你豁的出去,你就是无敌。有些人就是这样,不修理他一次还以为是天王老子呢,搞他几次狠的,他就老实了。”

“大哥,您经验丰富,您给评评,我这话在理不?”何雨柱还用上了嗲音,自我感觉效果棒极了,极具感染力。

“这……老弟你说的在理。不过呢,我觉得大家都不容易,还是不要搞成这样。各让一步,大家都理解一下,直接让对方不要在休息的时候装修不就行了。”

大金链子摸了摸头上的冷汗,他发现何雨柱轮着锤子,一锤一锤的将一块大板砖敲成了粉末状,而且极为均匀,握手极稳。

他也是江湖上练过的,人称鬼见愁,直到……他的牙被人打断了。

是以,眼力见还在,只是看了一眼,就知道何雨柱这人不仅力量极大,就是掌控力也十分恐怖,肯定是练过武功的,并且火候很深。

依他估计,就是年轻时自己也在对方手上过不了两招,更别说现在了。

此人恐怖如此,断不可惹!

下定这个决心,大金链子忽然间就不想跟何雨柱演下去了,啪的一声就要跪下,“哥,哥哥,弟弟错了,弟弟不知道您老人家深藏不露,还请您发个话来,弟弟认栽了,是打是罚,绝无二话。”

“别别这样,你这是干嘛呀!”

何雨柱惊呼一声,赶忙拉住了他,一脸惊慌的样子,“我这也不是跟你说话啊。不过,你这态度就很端正,要不然,你给我劝劝我徒弟楼上的那个傻逼,以后该怎么做,还有,这些日子扰民的赔偿怎么算?”

何雨柱把手机递过去,大金链子当时就无语了。

哥啊,你能演的再浮夸点吗?打电话呀现在,您老人家连手机都没开,黑屏的。

只是打死他也不敢吐槽,只能装作不知道的样子,拿着一个根本没点开的手机讲了半晌,然后承诺以后中午九点到晚上八点之间才会装修,再不敢打扰大家休息。

何雨柱满意的点点头,“对了,你说我要不要让我徒弟跟踪一下他们家的住址,要是他们报警了,以后也知道地方好弄死他全家?”

“不,不用了,大哥,多大点事,不至于这样,不至于,您看着一万块钱权当是给你徒弟的精神损失费了,我替他们家楼上的不懂事的家伙出的。。”

大金链子真是怕了,这啥人啊,动不动就弄死人全家,这还是文化人么,这是恶魔吧。

关键是真特么能打!

“那就算了!”

何雨柱没有要那个钱,小咪咪的拍了拍大金链子的脸庞,温柔的道:“对了兄弟,你说话总是咬牙切齿的,不会是对兄弟我不满吧?”

“没有,没有的事,我这是嘴里含了士力架呢。”

大金链子赶紧拆了个士力架放进嘴里,然后张开了咧嘴给他看。

“好,不错,吃士力架不错,配得上你的身份。还有,你媳妇不错。”

何雨柱扫了眼他媳妇,青春洋溢,就有些不平衡,果然还是社会上混的好找娘们啊。

好男人求爷爷告奶奶,这些混社会的,一顿烧烤就把她们给开了,什么世道!

7017k

影视诸天,从四合院开始反转人生
上一章
下一章
目录
换源
设置
夜间
日间
报错
章节目录
换源阅读
章节报错

点击弹出菜单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声
女声
逍遥
软萌
开始播放